每思及此,伤心欲绝

今天是中秋节,也是我的生日。在这里祝大家中秋节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事业有成、学业进步……

前几天刚从上海回来,在培训的过程中不仅结识了很多新朋友也遇见了我的大学好友珂珂和班长老徐,和他们回顾了一下过去、谈了谈当前,又瞻望了一下未来。在宿舍里和班长老徐聊天,他说他看到我在校内上发的大学的照片,有种想哭的冲动,总想回去看看。其实我们留恋一个地方并不一定是因为那个地方有多么美丽的景色,而是我们割舍不下一起生活在那个地方的人,忘不掉发生在那个地方的一幕幕场景。我真的很想回到再次回到那昔日的校园,再次享受那脚踩落叶的声音,再次站在阳台上看雨看“风景”,再次和去食堂吃饭的朋友们打声招呼,再次和兄弟们在宿舍里卧谈……我这里还有很多大学同学的图片,鉴于隐私不便公布。但是我们都不曾忘记那些美好的记忆。

唉!每思及此,伤心欲绝。不谈这些了,换个话题。

工作了,很多人关心的就是自己的收入。很遗憾,我的工资不能给国家上税,痛心疾首。现在我每天早上都对自己说:努力工作,先为能够交上个税而奋斗!再为能给国家上交更多的个税而奋斗!最后为能给女朋友上缴更多的“税”而奋斗终生……除了个税,很多人都还关心新婚姻法,其实婚姻法如果想从根本上阻止离婚,它应该这样规定:不管婚前房子为何人购买,离婚后房子无条件归国家所有!呵呵,治标治本,看你还离不离!?

提到房子,不能不说说房价。其实房价下降的可能性很小,朱镕基曾经说:他在执政期间进行的分税制改革唯一没做的就是“没有把地方政府土地收入收归中央”。地价不降房价也很难降下来。可是地方政府还指望着卖地作财政收入呢,当然地价越高越好了。所以中央再怎么宏观调控也很难触动地方政府的神经。买房、看病、上学、就业,从来都不是有钱人关心的问题,应该说既得利益者根本就不认为存在这些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高官会认为中国房价、油价不高,反而应该提高,有些专家学者教授竟会可笑的认为中国教育没问题、中国的医疗费用全世界最低。听到这些言论,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何出此言?因为他们从没为此发过愁。这些问题一直都是下层老百姓关心的问题。老百姓苦啊!

唉,虽然换了个话题,怎么每提及此还是伤心欲绝呢?

在感情上,我一直在坚持。《舞林大会》的主持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做人第一要真实,第二要坚强。我不怕时间有多长距离有多远,我就怕自己放弃了心爱的人将来老了会后悔。爱一个女孩子,与其为了她的幸福而放弃她,不如留住她,为她的幸福而努力。一个优秀的女孩子,要怎样一个优秀的男孩才能来牵她的手陪她走下去。我一直在给自己鼓气,一直在慢慢的变好,一直在一点点改变,一直在试图走进你的世界里。我开始关注娱乐节目,开始关心新闻头条,开始留意生活中的细节并发现其中的乐趣。开始和别人进行更好的沟通。开始培养其他爱好来陶冶情操。如果不努力不改变,我就无法到达你那一层,也就无法遇见你,出现在你的世界里,进而走不进你的心里。现在除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对其他的女孩,要保持距离,对关系也要有清晰的界定:纯洁而纯粹的朋友关系。谦恭而不亲近,尊敬而不暧昧。就像一条公益广告说的:远离“毒品”,珍爱生命。每个人一生之中心里总会藏着一个人,也许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尽管如此,这个人始终都无法被谁所替代。—— 而那个人就像一个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被提起,或者轻轻的一碰,就会隐隐作痛。

签名:现在这个社会太浮躁和功利,奋斗和成功已经被镀上一层浓重的目的性,每个人都努力找寻捷径,登上梦想中的高度。物质财富的多少竟成为了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尺,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